• 香港马会上期开码结果,118图库彩色跑狗图
  • 中國富豪的隱秘花園|深氪

    发布日期:2022-04-10 06:06   来源:未知   阅读:

      過去兩年,投資業一個不可錯過的景觀是家族辦公室的爆發。從增長奇跡到前所未有的不確定,中國富豪們正在陷入深遠的焦慮。

      2016年8月末的一天,英國倫敦希爾頓逸林酒店的出售案終於塵埃落定:一個名為Cai Kui的神秘人物以8000萬英鎊成交。

      這個外表倣似十七世紀碼頭的建築位於泰晤士河南岸,總面積超過1.3萬平方米,設有378間房。與它一河之隔的對岸是大名鼎鼎的金絲雀碼頭——英國的三大金融城之一。

      神秘人物的真實姓名叫蔡奎。他更為人所知的身份是:龍湖地産掌門人吳亞軍的前夫。在那場舉世矚目的離婚之後,蔡奎分得了價值200億港幣的公司股權。

      2013年,他在香港創立了蔡氏家辦。這家機構後來有了一個更正式的名字:佳辰資本(Junson Capital)。據我們了解,佳辰如今的管理規模超過100億美金,擁有一支五十人的專屬IT團隊,並且專門在CEO、CFO、CIO之外,甚至還設有CRO(首席風險官)的崗位。

      一位接觸過佳辰的投資人告訴36氪,在2020年初的股災中,得益於佳辰風控團隊的提前測算,“完美避開了這場集體性災難”。

      佳辰的故事或許過於極致了。但對相當一部分的中國富豪來説,家辦確實已經成為他們財富世界的秘密花園。

      事實上,就在蔡奎成立佳辰的同年,吳亞軍也成立了雙湖資本,這個隸屬於她的家辦如今由她的女兒打理,是紅杉、高瓴、源碼等國內多家頭部基金背後的出資人。而投中小米、快手的五源資本,早年實為恒隆集團背後陳氏家族在內地的投資部。香港新世界鄭氏家族的第四代鄭志剛近年通過私人投資機構C資本,成為商湯、海倫司、貨拉拉、FITURE等一系列網紅公司的直接投資者。蔡崇信和馬雲創辦的藍池資本(Blue Pool Capital)的投資版圖則遍及對衝基金、醫療、體育、元宇宙、區塊鏈等領域。

      儘管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這都是一個小眾且隱秘的行業。佳辰資本在中文網際網路上的公開資料不超過5條,你幾乎不會在任何行業會議中偶遇他們的員工;藍池資本的僅有一頁紙的官網上,只有總部地址、固定電話和企業logo;當我們幾經週折聯繫上他們時,對方也一再強調:“見面內容絕對保密”。要知道在家辦界,成立於2013年和2014年的佳辰和藍池已是一騎絕塵。

      過去四十年的中國商業浪潮,至少成就了三代“先富起來的人”。對於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來説,在面對個體命運的起伏、時代的斗轉星移時,想要始終保持乃至放大財富都並不是一件輕而易舉之事,這甚至比獲得人生的第一桶金更為艱難。

      正如所有的商業浪潮大多伴隨著社會波動,中國家辦行業的爆發正出現在2020年。在這個神奇的年份,風險的暴露和不確定性的陡增,令富豪們陷入了深遠的焦慮。

      “一時間,做銀行VIP賬戶的、做過投資的、做律師的,甚至是賣保險的、搞移民的,都往名片上印下燙金的‘家族辦公室’字樣。”一位從事基金募資超過十年的機構合夥人向我們擺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家辦之家”創始人姜維的形容則是:“三年前,每週最多出現一個新家辦,現在是幾乎每天都有新的家辦成立。”

      2018年上半年,33歲的餓了麼創始人張旭豪將公司賣給阿裏後,“所有叫得上名的一、二級基金老闆們都登門拜訪”,希冀讓他成為自己的投資人。但最終,幾乎無人成功。一年後,張旭豪和幾位聯合創始人轉身成立了自己的家辦:鯊魚資本(GurryShark Capital)。相傳鯊魚資本的在管規模如今已經超過20億美金。

      “他們更渴望成為一個有判斷力的投資人,甚至不輸于一家專業基金老大的那種。”一位私人家辦的主理人如此向36氪評價。

      或許也正因為富豪們紛繁到難以概括的動機,家辦似乎是個哆啦A夢式的存在。財富的夢想,事業的曲線,生活的困惱,乃至一切的棘手問題,都期待在這裡解決。從這層意義來説,這個距離財富最近的行業不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凸透鏡:一個人的理想與焦慮,慾望與怯弱,都將被更誇張地演繹。

      無論你是否認同,我們所生活的世界無形中被折疊成了許多孤立的單元。富豪們的世界同樣如此。

      真正意義上的家辦在中國誕生之前,銀行和三方財富公司幾乎包攬了富豪們理財的主要渠道。如今來看,進入財富金字塔的門檻並不算高:打開諾亞財富的官網,第一個彈窗就告訴來者,只要近三年個人年均收入不低於50萬元即可成為“合格投資者”。

      然而,頂級富豪需要的是稀缺、甚至是獨一無二的服務。而家辦不同於理財管理更根本的一點是:前者的核心是産生更多的交易——甚至無論企業家是否最終獲益,而後者必須為投資業績埋單。藍池資本在成立早期曾投資1億美元到一家對衝基金,但由於業績不佳兩年內就主動撤資。馬雲妻子張瑛還專門現身藍池資本辦公室,表達她的擔憂:“是不是可以再招一個基金經理?兩個(基金)團隊可以‘賽馬’,現在這樣似乎效率不高。”

      一個有趣現象是:90%規模較大的單一家辦都是在2013年之後成立的。比如雙湖資本、佳辰資本均在這一年誕生;藍池資本成立於次年;七匹狼、安踏、特步等時尚企業則稍晚。

      此時,儘管財富管理行業經過7-8年的發展,卻依然難以完全滿足頂級富豪的需求。此外,2014年至2015年中國股市迎來大牛市,這幾年的資本市場持續活躍,成就了新一批的財富神話。

      不過,單一家辦並不意味著他們一定要與外部世界割裂。正如商業關係有親疏遠近,家辦們也時有合縱連橫。

      2021年,八馬茶業在A股招股書中公開了一場只能在商戰劇中看到的、超500億的富豪聯姻:大股東王文彬夫婦育有一子二女,兒子娶了安踏老闆丁世忠的女兒,兩個女兒則分別嫁給了七匹狼實控人周永偉的兒子和高力控股集團董事長。有人民幣基金的IR告訴我們,儘管這幾家時尚巨頭們都有各自的家辦,但他們經常會共同對基金盡調和投資,彼此之間關係頗深。

      擁有一個獨立家辦的生活令人艷羨,但其成本卻令很多人望而卻步。一家頂級網際網路企業家家辦的負責人向我們估算過,“要養得起專業團隊的單一家辦,至少得有20億美金以上的資産”。

      在採訪中,36氪就遇到過一個民營企業家,出於“明確繼承權”的想法成立了單一家辦。但運作兩年之後,發現“成本很高,又和企業總裁辦的職能有所交叉”,最後作罷。

      “市面上能養得起專業投資團隊、有比較完整投資策略的家辦,十個手指就可以數得出來。”一位單一家辦的CIO對我們説。

      如今當我們談起家辦的話題,其實更大一部分人群既不是蔡奎,也不是三方理財的用戶,而是來自於財富金字塔的中間層。

      從2016年開始,由一家機構管理多個家族資産的聯闔家辦開始在中國出現。這群人的典型畫像是:資産在5000萬人民幣到10億美元之間。尤其是2020年之後,隨著一批中概股上市,涌現了大量持有早期期權的網際網路年輕新貴,比下有餘比上不足的資金體量也讓他們成為聯闔家辦的核心目標。這也是目前整個家辦行業最熱鬧的部分。

      僅僅在2021年上半年,在海南自貿港一地,註冊為家辦的機構就比往年合計的3倍還要多。同年年底,海南市場監管局不得不發佈304家商事主體名稱停止使用的公告,其中的301家主體名稱中都含有“家族辦公室”一詞。其中的絕大多數都是聯闔家辦。

      獵頭也聞風而動。從2020年開始,Element Resources的獵頭Ray接到了越來越多家辦的用人需求,“去年一共400個單,其中約有40個來自家辦。而在2019年之前,幾乎沒有這樣的單子。”

      儘管事出有因,但如此的瘋狂程度還是令人吃驚。2019年,王宇創辦的瑞譽投資拿到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投資——那一度被視為世界範圍內的家辦鼻祖。“如今的家辦行業很像2015年左右的VC行業,正在經歷一個一窩蜂而上的階段。”曾任CPE源峰募資負責人的王宇在這個行業已經浸淫了十幾年,她相信投資“還是很難很專業的工作”,五年或十年後絕大多數“家辦”也會一哄而散,只留下少部分。

      而有意思的是,據一位家辦行業從業者的觀察,“現在市面上,但凡叫家辦的反而都是偽家辦。”

      在過去數月的採訪中,36氪詢問過許多宣稱自己是聯闔家辦的創始人。他們通常對自己的收費模式諱莫如深。甚至究竟有沒有管到富豪的錢、管著多少錢,也是“不能説的秘密”。

      對於各懷鬼胎的人來説,“家辦”似乎是一個萬能的羊皮,用以偽裝他們的线氪了解,很多聯闔家辦並不直接管理富豪的任何資産,本質上是一種仲介組織——“把份額、項目、理財産品賣給有錢人,收取交易費”。

      2019年,一家聯闔家辦的創始人徐瑾在一次飯局上認識了“王總”。從遞上名片、推杯換盞,再到飯局結束,面對剛畢業不足五年的90後徐瑾,“王總”甚至沒正眼看過她。爾後的一次偶然交流中,徐瑾發現“王總”正陷在“一個極度複雜的處境裏”。得到“王總”給予的一個嘗試機會後,徐瑾用各種風險處理工具解開了一個個死結。

      信任難以獲得的另一個原由是,的確有許多富豪被當成韭菜收割過。這是我們在採訪中最容易收穫的素材:某外資投行向企業家承諾的是“穩定性極好”的策略,但實際上採取的二級市場超高波動策略,後者因此損失2億美金;某地方銀行的金融科副科長,五年不到的時間,用“銀行墊資過橋”的項目騙走一位女企業家4000多萬;甚至還有老闆被留學仲介用“拿身份能加分”忽悠,以致先後獲得了5個國家的護照,還是當中4個國家的稅務居民。

      最知名的騙局莫過於步長制藥的醜聞。2019年,山東步長制藥集團背後的趙氏家族捲入了當年轟動一時的斯坦福招生欺詐案。據媒體報道,所有賄款中的最大一筆650萬美元正是來自趙家。最終,步長制藥董事長趙濤的妻子通過律師發表聲明:資金用於支援海外高等教育慈善的項目,被捲入欺詐案是被中間人“詐騙”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多數企業家都傾向於讓心腹來操盤家辦。比如佳辰資本的CEO Kevin Liu從龍湖時期就開始追隨蔡奎;鯊魚資本的實際管理人李曉,是原歌斐多資産投資配置中心私募股權投資部投資董事,與餓了麼創始團隊相識于微時,很早就開始為其打理財富;原雙湖資本CEO張艷是2004年開始就加入龍湖的老臣。

      幾個月前,李愚從一家財富管理機構高管職位上離職,他曾直接參與投資過不少主流基金GP,也操盤過S基金。在準備創辦聯闔家辦時,他有整整兩周只在做一件事:説服“兄弟的兄弟”——上海一家“top級醫院”的主任醫生——診療一位“朋友”父親的疑難雜症。他的目的也很直接:那位“朋友”是一位傳統企業家,也是他的目標客戶之一,潛在出資額1億人民幣。

      一個好的家辦管家甚至堪比一位金牌律師。我們在採訪中遇到了一位家底豐厚的70後廣東人,他自己也做了一個聯闔家辦。至今最令他引以為傲的是,一場被他稱“助弟奪權”的行動:他利用家辦管理家族資産、股權的特點,在兩年內幫助自己本來並無實權的舅舅家表弟,將家中企業的股權全數轉移到表弟名下,使其成為了家族裏最有錢的人。

      家辦要解決的核心問題首先是財富保全,其次是代際傳承。”也正因此,家辦具有鮮明的跨學科特徵,對從業者處理複雜情況、管理多種資産的能力要求極高。

      2019年春節,泰格瑞家族辦公室聯合創始人Candice Wu帶著17個中國身家百億的企業家家庭參加了英國查爾斯王儲的中國新春晚宴。與查爾斯王儲握手,見到時任英國首相特蕾莎梅、與卡達皇室合作的倫敦房地産家族繼承人等,聊的不僅包括如何做投資,更漫長的話題是:培養二代接班人、慈善、上層社會人士的品格之類等等。

      80後生人孫越君的香港辦公室和藍池資本隔海相望。兩處碩大的落地窗,看到的是同一片維多利亞港的海景。五年前,孫越君從瑞士銀行離職創辦華港財富,發展的起點很簡單,希望改變以往傳統私人銀行無法很好解決科技新貴需求的問題,通過數字化的方式來提升效率和客戶體驗。其中,一個普遍的需求點就是為公司已上市的網際網路新貴們解決核心問題——即在不減持手中公司股票的同時,將股票質押給私人銀行或券商,以套出現金改善生活。

      我們的憂患意識無與倫比。因為環境在變,政策在變,風口在變。”一位企業家如此告訴36氪。

      最前線 伊利發佈“零碳計劃路線圖”,為食品行業首個,曾推出“零碳牛奶”

      氪星晚報拼多多平臺上線“48小時保供套餐”;蘋果供應商:iPhone SE 3 5G和AirPods生産平穩;馬斯克:特斯拉將推出一款“專用的”自動駕駛計程車

      最前線 安克創新發佈消費級3D印表機産品,眾籌第三天已收穫360余萬美金

      喜茶to VC上岸?創始人以2.7億元抄底接盤許家印980平豪宅最前線

      安克創新陽萌:創業首先要有“強烈想贏”的慾望|「X36Under36」專家訪談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