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马会上期开码结果,118图库彩色跑狗图
  • 业绩变脸引股东内讧现代农装被调查

    发布日期:2022-07-14 04:33   来源:未知   阅读:

      新三板曾经的明星公司现代农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现代农装”,430010),因定增后业绩变脸,引发定增股东纠纷,更有股东将其举报至证监会。

      5月14日晚,现代农装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因“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被立案调查。

      这家曾吸引了金融大佬、埋伏着各路资本的农机公司,在被证监会公开通报之前即已遭到举报,而举报者正是曾经对其寄予厚望的定增股东。业内人士分析称,与定增股东之间的纠纷,或为导致现代农装遭到监管部门调查的重要原因。

      曾经业绩向好的公司为何遭遇内讧?从与资本如胶似漆到反目成仇,这家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进来得很早,都很看好这家公司,业绩各方面的表现都不错,一直认为它的前景会很好。”一位较早投资现代农装的投资者告诉新京报记者。

      早在2006年12月便在新三板挂牌的现代农装,专业从事现代农业装备研发、生产和经营,为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下属高新技术企业。

      现代农装不甘于停留在新三板,一直谋求在中小板上市。2008年3月,公司进行了首轮定增,金额达5500万;2011年8月,现代农装完成二轮定增,募资1.8亿元,成为当时新三板最为炙手可热的公司;2014年1月份进行的第三轮大额定增,被市场解读为,现代农装的上市只差临门一脚。

      2014年1月,定增案显示,现代农装发行股份4000万股,募资3.24亿元,创下新三板定增募资额之最。

      21名在册股东参与该次认购。其中,位居前三的机构股东分别为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中关村发展集团和新疆东方世纪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此外,“东方禅控”和“东方高新”作为新增股东,与早已潜伏现代农装的“奥锐万嘉”,同属资本“大佬”阚治东麾下企业。

      资料显示,阚治东早在现代农装还未登陆三板时便潜伏其中。一位与阚治东一样很早便投资现代农装的投资者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进来得很早,都很看好这家公司,业绩各方面的表现都不错,一直认为它的前景会很好。”

      上述投资者没有具体阐述现代农装的“前景”,但根据公开信息不难推断,包括阚治东在内的多家重量级资方进入,“豪赌”的是现代农装的“转板”预期。

      事与愿违的是,定增完成短短几个月后,现代农装2013年年报公布,不仅上市之梦被迫暂告搁浅,公司业绩的变脸也让参与定增的股东大跌眼镜。

      公司年报显示,2013年营收17.4亿元,下滑14.35%,净利润亏损6404.9万,下滑幅度达254.7%;每股收益为-0.80元(2012年公司每股收益为0.52元)。

      “跟定增前披露的业绩差距太大了,我们都很意外。”前述投资人告诉新京报记者。查询年报数据可知,2013年上半年,现代农装盈利1574万元,2012年全年盈利约为4800万元。

      “定增前,公司就应该了解到了2013年的业绩情况,以及影响业绩的风险因素,但是没有及时准确披露,我们也不能说公司就是有意隐瞒,但至少在披露义务上,我们认为现代农装是对我们负有责任的。”该投资人认为,最不公平的是高价买进,“业绩都亏损了8块多(定增价每股)。”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现代农装被2014年参与定增的股东指控为“虚假陈述”,并举报至证监会。投资界人士表示,这或是现代农装遭证监会调查“涉嫌信披违规”的主要原因。

      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证实,确有举报一事。“目前参与举报现代农装的股东和公司大股东之间正在试图达成和解,至于双方具体怎样谈判目前尚未可知。”为免横生枝节,举报人不愿“在这一特殊时期”接受媒体采访。

      投资者刘龙九表示,现代农装作为央企,势力强大,自己作为“小公司”,不想鸡蛋碰石头,“我们还是希望尽量留下正常沟通的渠道,最好不要搞到撕破脸。”

      5月22日,接到新京报记者电话的阚治东,在听到记者欲向其了解定增现代农装一事后,表示不愿对此发表评论,转而将手机递给了坐在他身边的刘龙九。“你让他跟你说说吧。”

      作为阚治东多年知交兼合作伙伴,刘龙九也称得上是资本界风云人物,曾先后任申银万国江苏、浙江总部总经理,其掌舵的“天一投资咨询发展有限公司”,与好友阚治东掌舵的“奥锐万嘉”(刘龙九同时任奥锐万嘉副总裁)一同参与了现代农装的定增。不久之后,二人的公司一同成为此次定增案的受害方。

      刘龙九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了解现代农装遭定增股东举报一事,但他连连否认自己是导致现代农装遭证监会调查的举报方之一。“不是我们,不是我们。”刘龙九告诉记者,“我们只是股东之一,还有其他的股东。”他表示,现代农装作为央企,势力强大,自己作为“小公司”,不想鸡蛋碰石头,“我们还是希望尽量留下正常沟通的渠道,最好不要搞到撕破脸。”

      刘龙九表示,因为包括自己公司在内的定增股东受损,他们和现代农装大股东纠纷已久,在证监会此次通报现代农装违规之前,现代农装曾经承诺与参与定增的股东进行和解谈判,“但是一直就没有实质性的动作”。

      “最近要开一次股东大会,我们会去参加,看到时候怎么谈吧。”刘龙九表示,自己的诉求是,对受到损失的定增股东给予经济补偿。“但是央企的决策程序太繁琐,效率可能会比较低下,很难说什么时候能够得到解决。”

      投资者维权律师许峰告诉新京报记者,作为私募,参与新三板公司的定增,“一般投资者的维权途径并不适用”,在尽到了尽职调查职责的前提下,可以根据协议约定的事项进行起诉维权。“但如果私募在定增前未能尽到尽职调查的义务,私募自身需要担负责任。”

      许峰认为,因为该案也涉及公众股东的利益,因此即便公司与参与定增的股东达成私下和解,现代农装仍然难以逃脱证监会的处罚。

      记者先后数次致电现代农装,欲向其了解此次遭遇证监会通报“涉嫌信披违法违规”的具体情况,截至记者发稿,该公司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刘龙九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参与定增的股东们对于和解各有诉求,“从我个人而言,有两个期望,一是现代农装能甩掉之前收购的两个‘包袱’公司,再就是给我们后面这些参与定增的股东损失做出补偿。”

      他所说的“包袱公司”,一家是指现代农装于2012年以2.9亿元收购的洛阳中收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100%股权;另外一家是2011年12月公司以5000万收购的中机北方机械有限公司56.29%股权。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次收购的对手方,都是现代农装的实际控制人和大股东农机院。

      数据显示,2013年和2014年,洛阳中收和中机北方连续亏损数千万元;被现代农装收购前,洛阳中收的业绩已然不容乐观,2011年全年亏损为784.49万元。

      刘龙九认为,这两家业绩不佳的公司拖累现代农装的后腿,间接导致公司业绩出现问题。最终由股东买单。

      “当时收购这两家内部企业的名义是避免同业竞争。但实际上是大股东甩包袱。现代农装现在还是个‘小马车’,拉不动这么大的包袱,有可能的话,希望公司把这两个包袱抛掉。”

    Power by DedeCms